菠萝蜜视频app在线爱

我國如何布局未來制造業發展的創新戰略?
时间:2016-09-05 11:50:47 点击:次
   目前,国家已经制定了迈向制造强国的“三步走”战略,《中国制造2025》则是第一个十年期行动纲领。那么,如何系统全面深入地认识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战略?如何前瞻性地布局未来制造业全球竞争的战略?政府如何从政策层面为制造业实现战略突破提供支撑? 
   
  1、“中國制造2025”提出的背景問題 
   
  首先,如何正確認識“中國制造2025”。目前有很多人把它與德國工業4.0、美國先進制造業戰略、英國制造業2050等進行比較,認爲是相同的戰略和規劃。我不同意這個看法,我理解的“中國制造2025”和德國、美國、英國是有很大區別的。 

  我可以講兩個故事。第一個故事是汽車産業的發展。目前戰略性新興産業電動汽車,顯然,美國的技術是領先于德國的,但美國要在傳統汽車産業趕超德國幾乎不可能,大家已經注意到美國三大汽車制造企業的競爭力越來越乏力。 
   
  那麽,高技術發展水平遠遠超越德國的美國,爲什麽傳統汽車搞不過德國呢?而作爲新興産業的電動汽車,卻是美國走在前面呢?這裏有個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汽車産業技術已經出現了非線性躍遷,美國已經建立了一個全新的汽車核心技術範式,只有在全新的技術範式下,美國的汽車制造業才可以趕超德國,而美國的傳統汽車産業爲什麽就沒有辦法趕超德國呢? 
   
  這裏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德國在傳統汽車領域已經建立了強大的産業創新生態體系,這種體系是深入到德國的文化傳統、價值體系、生産方式、運行模式中的,而美國不具備這樣強大的生態體系。 
   
  第二個故事是服裝産業。我們中國在過去三十、四十年來一直引以爲傲的、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服裝制造業,比如溫州的服裝産業、皮革産業、箱包産業、紐扣産業,已經形成了很強的産業集群,在制造技術和工藝技術上,並不落後于歐美,但我們看到這些高檔次輕工産業,包括各種服裝、箱包等奢侈品,仍沒有辦法與沒落的意大利競爭。 
   
  這又是爲什麽呢?表面在,原因在于我們的産品沒有品牌,沒有一流的工業設計,但本質上,不僅僅是品牌和設計的問題,它是上百年來文化沈澱的結果,人家長期積澱所形成的品質文化及其由此所形成的産業基礎,不要說我們沒有辦法與它們相媲美,連美國、日本也一樣難以望其項背。 
   
  了解了以上两个故事,我们再来看“中国制造2025”,就不会仅仅狭隘地理解为“互联网 ”、智能制造,而是产业生态、创新生态和文化生态融合在一起的系统,“中国制造2025”是一个全方位的赶超型战略规划,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一方面要补课,补大工业的课,另一方面要赶超,而这种赶超需要一个前提条件:技术范式的非线性转型。而德国的工业4.0的本质是物理信息系统,美国的先进制造业战略,则是依托其强大的科学技术,新兴技术不断涌现的背景下,继续保持并抢占新兴产业的制高点。 
   
  對這個背景的認識很重要,從這樣的背景來理解“中國制造2025”就會深刻得多。我們就會認識到,我們不是要抛棄現有傳統工業和大工業制造模式,也不是要放棄傳統優勢産業,而是要想辦法在繼續提升傳統制造業優勢的前提下,利用産業出現非線性轉型的機會實現“彎道超車”,這是我們這次“2025”的基本出發點。 
   
  2、“中國制造2025”的一條主線問題 
   
  中國制造業2025的主線就是提高産業創新能力。那麽,如何提高企業的創新能力?我在這裏談四點看法。 
   
  第一個是如何提高關鍵核心技術的研發能力。我們去看一下溫州幾大支柱産業的創新能力現狀。我擔任了十多年浙江省企業技術中心評價組的組長,以及國家技術中心認定組的專家成員,參與了對溫州幾十家企業的技術中心評估,不客氣地說,即使是規模較大的企業中,真正從事關鍵共性技術研發的企業大概也就只有二、三家,這幾家企業在做關鍵共性技術時,整合的也主要是國內的創新資源,還沒有去關注國際水平的關鍵共性技術。 
   
  第二個是設計制造創新能力。這個能力在溫州特別特別重要,因爲溫州的産業一直以輕工見長,包括服裝、皮具、鞋革、眼鏡在內,都非常強調創新設計能力。那麽,溫州有沒有建立起針對輕工産業集群需要的設計驅動的創新呢?溫州企業家有很強的拷貝能力,會很快地模仿歐美的時尚設計,這種路子走久了,就會産生路徑依賴,就不願意去做原創性的設計。這個問題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當然,這裏也有不錯的企業,如森馬服飾和美特斯邦威。他們在創新設計方面做的不錯,但目前這些企業基本依靠自己單個企業的力量在做,那麽,我們的政府或者我們的産業集群有沒有打造這樣的創新平台?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既沒有核心技術,又沒有創新設計,那我們的企業就會完蛋,溫州的眼鏡、打火機等就是例證。我強烈建議溫州政府要下決心,針對輕工産業群去打造設計驅動的創新平台。 
   
  第三個是制造業的標准創新體系建設,我這裏提個建議:抓緊時間做好大數據平台。溫州人的頭腦非常聰明,而且溫州人有個非常好的條件,就是溫州人經濟。有了這樣的市場意識和分布全球的溫州人經濟,爲C2B發展創造了非常好的條件。要做好C2B,根本上需要依靠大數據平台和數據挖掘技術,針對溫州現有産業去建構大數據平台,去打造適合未來30年發展的數據基礎基礎設施。 
   
  第四個是知識産權體系建設。很多溫州企業家告訴我,溫州的知識産權被模仿太快了,溫州企業對于申請專利興趣不大。這裏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我國的知識産權保護制度的失效。還有一個是企業原創性技術、前端性技術太少,也沒有多少高質量的發明專利可以申請的。比如,溫州一家企業,四、五年前規模就上百億,當時申請國家認定技術中心時,5年時間內授權的發明專利只有3個。制造業要上去,一定要重視知識産權和技術標准,它們是構築國際話語權的重要手段。我所考察的很多溫州企業,自己不太關心發明專利,向高校、科研機構去購買專利,目的是爲了在報高新技術企業、企業研究院時裝點門面,是爲了爭取國家政策,而不是內生驅動。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 
   
  3、“中國制造2025”的産業生態體系 
   
  按照這樣的出發點,我們再來認識傳統産業和戰略性新興産業發展的趨勢,兩者並不矛盾,不是爲了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就要放棄傳統産業。我們最大的問題不是産業太傳統的問題,而是産業創新生態體系(包括産品創新體系、制造工藝體系等)仍較落後,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整個産業的創新能力。我們誰都明白,無論是傳統産業還是戰略性新興産業,都有産業創新生態體系,都可以在這樣的體系完善下,持續提高創新能力。 

  大家如果認真讀過“中國制造2025”,可以看到這個戰略中貫穿一條主線,這條主線要貫穿到2049年,那就是讓我們的制造業真正打造出具有創新驅動能力和動力的新業態。我國的制造業創新能力跟德國、美國相比,當然存在很大的差距,而且産業生態體系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國制造業的發展,必須結合我國的制造業特點和中國國情去提高創新能力,這條核心主線還要堅持30年。 
   
  那麽,我們的創新能力怎麽建設?我有一個觀點非常明確,我們的制造業要在短時間內,甚至在未來30年之內,要趕超歐美是不容易的。原因很簡單,因爲我們整個産業創新生態體系這個基礎還較落後,未來10年、20年,一定要把産業創新生態體系放到基礎地位上。那麽,如果提高創新能力呢?在“中國制造2025”的九大任務中,第二個到第六個任務分別是:進推進信息化與工業化的深度融合、強化工業基礎能力、加強質量品牌建設以及全面推進綠色制造。這四方面就構成了我國制造業創新生態的四大要素。它是面向未來30年的制造業基礎。 
   
  要強調的是,到2015年僅僅是第一個10年的工作,未來30年的規劃,重點就是圍繞四大要素,打造出足夠強大的産業生態體系。這裏我重點講講第一方面的要素,也就是工業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其實,我認爲這個提法是個僞命題,是有意把信息化和工業化兩分法,是爲了政策引導的需要。實際上,一個真正具有超前性的領先企業而言,它根本無所謂信息化跟工業化是否融合,因爲這是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国家和产业界提出“互联网 ”到“ 互联网”,我认为要做到“互联网×”,为什么呢?千万别把互联网简单地当作,因爲它是一種理念,是一種戰略的思維方式。比如說我們來看現在的蘋果系統和谷歌的安卓系統,大家知道谷歌憑借幾百人的安卓研發團隊,統領了上百萬應用開發公司,也統領了幾十萬規模的企業做應用的制造,是典型的垂直整合産業。從垂直整合系統來理解現在的互聯網,正如一個生命體的血和肉,兩者是自然而然地融在一起的。你去看阿裏巴巴,它不會講信息化跟工業化融合,你去看華爲,它也不會提信息化與工業化融合。爲什麽?因爲它不用提,本來就是在融在一起的。但是,我們大量的企業,現在還在說要不要用互聯網做銷售,好像自己開個網店,就可以通過網上賣東西。這顯然是把互聯網看作簡單的工具了。 
   
  我必须明确一个观点,如果把互联网看作工具,是不可能给企业带来竞争优势的,因为“互联网 ”、“ 互联网”都不是战略。互联网改变的是整个产业的思维方式。大家都要拥抱互联网,但不是拥抱了就以为转型升级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要打造産業生態體系,另外還包括基礎能力、質量品牌、綠色制造。這三個方面不會産生理解上的問題,因爲已經比較成熟的想法,企業也已經意識到了,所以,我這裏只是簡單地強調一下。關于強化工業基礎設施,就是要針對每個産業,好好分析清楚制約産業創新能力提升的基礎零部件、基礎工藝、基礎材料和技術基礎,要通過産學研合作的方式來盡快解決。關于品牌質量,溫州是有深刻的教訓的,90年代的時候,溫州在杭州武林廣場一把火燒了皮鞋,才使得溫州走上了質量立市的道路。溫州的輕工産業要創造高附加值,只有通過品牌和質量。從大的方面說,通過品牌或質量建設才能解決我國制造業的國際形象,才能讓中國的企業在全球被認可,才能讓我們的企業的社會責任得到國際的認可。關于綠色制造,大家已經體會到傳統制造方式給我們帶來的災難性影響了,現在的環境已經讓我們難以生存了。要做好綠色制造,就必須從法律上嚴格規範企業建立高效、清潔、循環的制造體系。 
   
  4、“中國制造2025”的戰略突圍問題 
   
  需要進一步明確的是,這個體系建設好了以後,是不是我們的産業就一定能完全趕超呢?這也不一定。因爲現在整個全球産業分工越來越明顯,比如說,現在核心基礎軟件上,最強大的是美國,我們要在這一塊趕超美國是非常非常困難,正如美國要在傳統裝備制造業要趕超德國非常非常困難一樣。爲此,我們必須要分析和預見出未來産業技術非線性轉型、革命性變革的行業,把這樣的産業我國産業追趕的戰略突破點,也就是要弄清楚,戰略突破在什麽地方。因此,在“中國制造2015”中第六大任務是重點産業突破。 
   
  溫州的産業突破,要堅守自己的優勢。我前面已經比較了中國跟意大利的服裝産業。法國、意大利可以提供愛馬仕、傑尼亞、Burberry等世界一流的高端奢侈品。而絲巾、服裝、鞋帽正是溫州的傳統優勢,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認爲溫州的産業結構其實是很不錯的。這些産業還有一個好處,永遠沒有夕陽,只要有人活著就得穿衣服,只要有人活著就得穿皮鞋。實際上大家也看到,歐洲一批國家仍然沒有放棄他們的服裝和皮革制鞋行業,所以我們不要爲了所謂的戰略新興産業而放棄傳統制造業。  

  堅持做好傳統産業,不是要放棄互聯網和大數據,正是互聯網的發展,才使得傳統産業更加有強大生命力,關鍵還是要有企業自己的戰略。我記得30年前,我們浙江企業家就有一句話講得非常棒,“任爾東南西北風,我自巋然不動”,講的就是堅持做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堅持做企業的獨特能力,不要被口號和時髦概念忽悠。我看了任正非的一個講話,他說:“我們沒有去搞所謂的互聯網,我們也不去制造概念,我們就是阿甘精神。”什麽是阿甘精神?華爲做的過程中,三個字??傻、傻、傻。什麽叫傻?我就潛心地做好我的技術,潛心地做好我的知識産權,不管你外面是互聯網,還是信息化。當我們明確了戰略突破重點,就要幾十年如一日地把這些産業做好,走在國際前列。 
   
  5、“中國制造2025”的戰略路徑問題 
   
  我們國家和地區的制造業要在重點領域實現創新追趕,需要找到有效的戰略路徑。這裏我結合“中國制造2025”,從政府政策層面分析三個重要路徑,也就是政府未來的施力點。 
   
  第一方面就是要深入推進制造業結構轉型和調整。結構調整是我國未來30年會持續不斷地走下去的一條路。爲什麽結構調整那麽重要並要持續走下去?講一個例子就好理解,我們跟美國的貿易關系,其實隨著人民幣從原來的1:10調整到現在的1:6.4,人民幣整整升值了將近40%。但是爲什麽中美貿易仍然保持著很高的貿易順差?原因不在于彙率,不是簡單的人民幣升值或貶值的問題,根子在于我們的産業結構。 
   
  美國人擁有高端技術、軍事技術和基礎核心技術,這些技術他們是不會轉移到中國來的。而我們出口的是輕紡、食品、處級加工産品,而這些産業恰恰是美國人不願意去做的事情。最後,他們會不斷地從中國進口資源消耗型的原材料,而他們做出來的是高端産業。當中國與美國做貿易,我們當然是順差,別人當然是逆差。美國明明占了便宜,還對我們指之嬆_。如果我們的産業結構不調整,要解決中美之間的關系,要提升我們的國際話語權,是不可能的。大家不要以爲我們貿易順差越高越好,這是個誤區。 
   
  那麽,結構如何調整?從微笑曲線來看,它的兩端我們都比較弱,左端是研究開發以及設計創意,右端是市場以及品牌,其實這兩端都是屬于生産型服務業,而中間環節就是制造業。我們國家制造業的發展,一方面當然要提高它的核心能力,但是更現實的選擇應該是發展生産性服務業,實現生産性服務業與制造業的協同,這個問題溫州特別有典型性。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明白,爲什麽在“中國制造2025”中的第七條任務是發展生産性服務業。 
   
  第三個政府著力點就是制造業的國際化發展。這次我在溫州調研時發現,溫州的制造業國際化水平實在是明顯地落後于浙江的其他地區。爲什麽溫州的制造業上不去?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溫州制造企業沒有真正走出去,去整合全球的創新資源和技術資源。這兩年杭州的制造業爲什麽轉型升級比較快,就是有一大批民營企業已經到美國、歐洲去了,他們不是去投資什麽房地産,他們在投資技術研發,在搞並購。比如說萬向集團已經在美國收購了35家上市的技術型企業和研發型企業。我一直認爲溫州的制造業太封閉,大家可以看一下,溫州到目前爲止有幾家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又是誰,就可以感知到存在的問題。 
   
  針對前面三個方面的施力點,提幾條建議。首先,要做傳統産業的高端化。要充分地發揮民營企業和民營經濟的優勢,發揮溫州人的市場意識和金融意識優勢,把制造業與這些優勢結合起來,把國企跟民企結合起來,把大中小企業融合起來,尤其是要發揮小企業的作用。去過以色列的人會發現,以色列的小企業非常有創新能力,以色列幾乎沒有大企業,但是他們在每個領域,軍事也好,航空也好,農業也好,就憑借小企業,確立了以色列工業全球領先的地位,人家就是講創新,小企業非常有活力。 
   
  第二,加快制造業與服務業的深度融合。一是做制造業服務化,發揮溫州人的市場化優勢,把制造産品推上去。二是做好設計、創意、研發一體化。我建議溫州市盡早地取消所謂的一産、二産、三産的劃分,一二三産的劃分害人匪淺。說三産占GDP的比重表示一個城市、一個區域的發展水平,那是不對的。原因很簡單,今天農業還是一産嗎?如果說做農業是一産,開餐館是三産,那麽我在後面開個農莊,前面搞個農業旅遊,是一産還是三産?再看,鞋革或服裝是不是屬于制造業?如果是的,那麽服裝設計創意和鞋革研發服務又是服務業,到底紅蜻蜓、康问菐桩b?實際上,由于一産、二産和三産的分離,已經嚴重阻礙了溫州制造業的轉型升級。 
   
  第三,發揮溫州人經濟的作用,發揮海外幾十萬溫州人的力量,加快國際化發展步伐。今天全中國都擁抱國際化,而溫州作爲中國市場經濟的萌芽和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到現在爲止,以爲國際化就是做OEM,就是把國外的設計拿進來模仿,或者到海外開個餐館,國際化層次太低了,國際化就是要把我們的産業生態體系、人才體系、創新資源體系實現全球化融合。

聯系我們

公司地址:吉林省長春市長春新區大學生創業園
服務QQ:29613906
電話:+86-0431-89294866
聯系郵箱:18644981111@163.com
2004-2014 © 菠萝蜜视频app在线爱 版权所有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微信公衆賬號